南方有光温如初

【嘉金】七年之痒(二)

emmm,补完了



金睁开眼睛,拿出一个纸袋。
不得不说,凯莉真是厉害,简直就是情报局毕业的啊!
嘉德罗斯什么时候出轨的,怎么和对方搞上的,就连开过房的酒店都是一清二楚的呢!
“原来你们半年前就开始了……嘉德罗斯好样的,我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…”
金也不知道该怎么生气了,只觉得心好空好空。


今天嘉德罗斯难得早回家,刚开车进入小区就看见一个金毛拖着和他身型不符的行李箱,还在想着这sb谁,但这身影的主人越靠近越像他家那位
“金!”嘉德罗斯甩下车门,冲上去一把拉住金的手臂,拽着金阻止他继续往前走。
金低头看看手表,很好!下午四点半,不是凌晨四点半!
金甩开嘉德罗斯的手,“你来得正好,也省得我再去通知你,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了,分手吧!嘉德罗斯!”
“你在说什么!我他 妈 的不同意!”嘉德罗斯暴怒的钳住金的双肩,力气大得不行,金觉得肩膀肯定已经青紫了,但也不甘示弱回吼道:“你凭什么生气?做错事的是我吗?”
“你在说些什么!能不能平静点?”嘉德罗斯有些愤怒,金挣扎得厉害,但也不是压制不住。
金有些恼了,和他同一个被窝里睡了七年的人怎么会是这么恶心的啊。
'肩膀被钳制得死死的,无法挣脱,但是我还是有能让你放手的办法'
金把那袋子里的照片甩在嘉德罗斯脸上,发出钝声感。嘉德罗斯下意识地看向地上的照片,上面全都是他和另一个女人的一些亲密的照片……
这场闹剧也到了这地步了,也没有必要再僵持下去了,金转身就走了。嘉德罗斯也深知金的脾性,看似天真柔软,其实是个宁死不屈的人,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金要走的决定。嘉德罗斯也不再做任何挽留的姿态。
没有意义。

“喂,凯莉,我昨天说的都弄好了吗?”
“谢谢你,凯莉。”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哭腔,金不是超人,谁能在相濡以沫七年的感情中被对方背叛还能依旧淡然?
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冲击太大了,金觉得先在凯莉准备的房子里先磨一会儿,计划好之后就立刻走人。
  

  嘉德罗斯回到家里,坐在精致的布艺沙发上,交叉合起双掌托着下巴,他很了解金的情况,七年前他就和家里出柜了并且和他姐姐决裂了,金在这儿也没有什么朋友。没有工作没有房子,银行存款也没多少,嘉德罗斯在赌,赌金会不会自己回来。

对于出轨,嘉德罗斯只是觉得刺激,而且挺有新鲜感的。奶金色的发色,像是用水兑过的松石绿所呈现的蓝色,温温婉婉,柔柔和和的样子,与男人呆久了,被这样的女人吸引也不是很难理解吧。(不,我不理解)bushi

但即使这样,也不代表他想失去金,虽然有新鲜感,但是金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了,多少跌跌撞撞起起伏伏都陪在自己身边。这么多年了,嘉德罗斯已经习惯了金的存在,虽然金有时候也是废话连篇,嘉德罗斯有时候确实也很烦他。

嘉德罗斯看着屋子里的东西,这些都是金弄的,无一处不透露着金的气息,走到房间,属于金的东西都不见了,唯留了一台黑色笔记本。

那时候嘉德罗斯在忙事业,顾不着家,金也被勒令不许工作。金就听话的待在家里,嘉德罗斯怕金一个人无聊,送了台笔记本给金解闷。

黑色笔记本上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反着光折射在嘉德罗斯眼睛里,刺得嘉德罗斯眼睛疼。


评论(8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