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有光温如初

【嘉金】七年之痒(3)

放心,放心,

那是一个素圈对戒,属于金的那一个,戒内刻着他完整的英文名字。嘉德罗斯的早就不带收起来了。
那时候生活很拮据,能买的也只有这么样的一个素圈。金本就不舍得这个钱,看到嘉德罗斯还要两个都刻字更是着急了!
金拧不过嘉德罗斯的脾气,妥协一番后,就是都刻对方的名字。
金一直都戴着这个素圈,无论后来嘉德罗斯送了比这个更好更华贵的,金也都只戴着这个。至于那些,都被金收起来了。

嘉德罗斯有点生气,他没想到金真的如此决绝。双手紧紧攥住,又松下来,掌心留下了月牙形的痕迹。

你离开了我还能去哪呢。

正如嘉德罗斯所想,金在这座城市几乎没有朋友,和秋早在七年前就没有联系了……但是这座城市也是有金无法离开的东西存在。即使金没有什么朋友,但也不是真正没有朋友,只是这个朋友是个公众人物,嘉德罗斯公司死对头新推出的艺人—安迷修。
出众的外表,干净清澈的嗓音,中古的骑士精神,很受少女的欢迎。
虽说是新人,但红的速度非常快,前段时间还消失了一段时间。愣是凯莉也没有他的消息,现在倒是突然冒出来了。
安迷修是金的师兄,他和金认识的时候,还没有嘉德罗斯这号人物呢。
安迷修的梦想就是当个歌手,后来突然放弃,接着便失踪了。失踪回到这里时又重新拾起这个梦想,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女生,这个女生金也认识,算是金的师妹。
艾比是个活泼可爱的女生,高中那会儿总是偷偷跟踪金,后来又一起玩音乐。
安迷修看到金的时候有写惊讶,但又很快换上了笑脸,说道:“金,你怎么来了?”
金鼓鼓脸,佯装生气道:“怎么?安哥你不欢迎我吗?”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怎么?你和嘉德罗斯吵架了?”安迷修算是为数不多的知道他两关系的人。
金摇摇头,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水杯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,我和他分手了……”
安迷修一脸惊讶,想开口确认是否为玩笑,就被金打断了,“是真的,不是气话……我和他完了。”
金自嘲一笑。
别说安迷修不相信了,金自己也不相信,嘉德罗斯做过的事,说过的话,都历历在目,表面上是做的决绝,说舍得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手段罢了。金再如何傲慢也得承认,他放不下。(忘了说了,这里的金性格偏向于旧设)
如果日日夜夜的相对最终换来的是离别,那么当初拼命地在一起。到底是为了什么?
自己和嘉德罗斯无论如何也已经分开了,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好好的养活自己。


金高中毕业后就再没有升学了,在这个满是博士后都满街跑的城市,他就是个文盲。房子的事儿倒是没什么,早在嘉德罗斯发达之前,他就在这座城市买好了房子。
那时候业主出国着急出手,金鬼使神差的就买下来了,登记在了安迷修的名下,今天就是来找他来办过户手续的。
现在想想,是不是早就想到自己和嘉德罗斯总会有这么一天,早早就给自己留下来后路?
若大的城市,也仅剩这一个容身之地了。




我一定会虐的。

评论(15)

热度(66)